DATE: 2012/01/11(水)   CATEGORY: 未分類
【流言蜚語】MAGI馬斯辛 折的生日賀文 20111111
本篇文章是給折折仔的生日賀文,原本貼了在天空的。

※MAGI同人-馬斯辛

※女性向注意

※R18注意

※性格崩壞注意

第一次敲出R18的情節,感覺真的好恥(///艸///)看後不要用奇怪的目光看我(其實我是很純情的)

歡迎大家看完後有什麼感想在留言中告訴我喔!


  《流言蜚語》


享譽盛名的辛德利亞王國,其實不單單因為它的繁華、安定、威武而著名,還有的原因是國王的名氣。關於這個國家的王的傳聞很多,正面的、負面的都有一大堆,有些是以往的經歷,有些是執政的目的,更有些是混亂的男女關係──而近來流傳的就是賈法爾和辛巴達王了。



「我和王?到底是誰說的!怎麼可以這樣胡說八道!你說說這什麼道理……什麼鬼東西……」賈法爾氣得滿臉通紅地衝入了王的殿內,然後自顧自地在碎碎唸。



原本低頭沉思的辛巴達抬起頭來,微笑看著他。



賈法爾等了一會見沒有回應就冷靜了下來,發現自己剛剛對王無禮。



「對不起,在下無禮了。」



「不打緊,我也有聽說過。只是、有必要那麼介意那些傳言嗎?不是真實的事,遲早也會被人淡忘的。就像我之前不也是跟其他人流傳過些荒謬的事嗎?」作為國王就是要安撫一下臣子,而且這個人也太緊張了。



「是的,在下明白了,那……臣先回去辦事。」說著,抓了抓頭巾就退了下去。



辛巴達揉了揉額頭,看也沒看桌上的公文一眼。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是誰呢……只是深諳自己難以說服對方罷了。



他,不想自己和其他人太過親近,不想自己和其他人獨處,政務、會議、工作……必要的事情也全部無一例外。不能達到他的無理要求,所以二人的關係也只好停留在朋友以上這個層面,進不了,也退不回去。



辛巴達甩了甩頭,重新細讀桌上的報告。



……768年的書籍《無法冒險之地》中,收集得來的數據分析出的結果是:不但有著複雜難明的文化和政治,還有許多不明的掠食性生物的地方:黑暗大陸,在過往200年順利到達內部的比率是……



『──黑暗大陸。就是馬斯小時候生活的地方……剛剛遇上他的時候,感覺和現在很不一樣,以前啊……很倔強、很幼小、很怕生。過了這麼多年在我身邊,已經成長了,也沒有怕陌生的事物,只是同樣的倔強,也使這次的事這麼棘手。我又有什麼辦法呢……?』辛巴達想著解決方法,頭就開始痛了,他決定出去走走。



在出宮殿的路上,辛巴達都在專心地想著再這樣不管下去可不行了,太多流言的確會很影響臣民的心理質素,也影響管理國家的效率。



「王?」一把清脆的聲音響起。



「啊?」他回過頭,看見抱住滿懷都是文件的賈法爾。



「王在想什麼呢?很少有見你苦惱的樣子啊!」賈法爾細心地留意到王的臉色,問道。



「喔,沒什麼……就只是傳言的問題啦。你有什麼解決辦法嗎?」他想得頭痛了,也想聽聽別人的意見。



賈法爾得意地笑了起來。「原來王也是有在意啊!剛剛又告訴我不要介意、不實的事遲早被人淡忘什麼的?」



辛巴達有點自嘲地笑了出來,但又迅速回復到苦思的樣子。「我始終在意啊……」



「的確是要上心啦,人民都在猜測王的私生活有多不儉點,而且影響國家的形象、咳咳……那王知道流言的源頭嗎?」



「呃、不知道。」他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的內情,因為太複雜、亦太令人無法接受了。



「唔……」賈法爾和辛巴達慢慢地在走廊上並肩行著。「這樣喔……如果不知道源頭就沒法了解散佈傳言的動機,了解了動機才可以治本呀……」



『動機?』辛巴達猝地停下了腳步,他突然有一個想法……



賈法爾看了看旁邊空空的位置,小步跑回去又道:「王?」



「嗯?」辛巴達似是醒了過來似的,只輕輕應了一聲。



「要不,我今晚呈上北部經濟計劃報告時順便再跟你討論一下怎樣?」戴頭巾的人以為王開始對事情認真起來而高興,還放棄自己的休息時間想去開個小型動腦會議呢!



「也可以、啊不!我再想想吧……」辛巴達原本希望可以跟別人分擔這個問題,但想深層次一點,其實自己不能和他如此毫無顧忌地獨處──而且眼角瞟見了遠處的門邊有一小束紅髮。



「是的,臣先退下。」鞠躬禮後較細小的身影就漸漸消失在轉彎位,然後那似有若無的紅髮也模糊不見了。



他嘆了口氣,決定去洗澡,順便整理下混亂的思路。



※~※~※



晚間。



賈法爾才剛離開御膳房,正想回去自己的辦公室,在門外就見到一個巨大的身影站著。



「馬斯?有事找我嗎?」



「只是剛好經過。這是什麼?」他指著一樽盛滿淺琥珀色物體的琉璃瓶問道。



「這個?」賈法爾似乎很高興有人問到這個問題似的搖了搖那瓶子。「是橙花蜜,有除煩醒酒的功效,想順便在交報告時帶給王的,他罕有地有事在煩惱……我猜想,今晚他會喝酒吧,所以就──」



他感覺自己的領域被入侵般把手伸出:「我幫你拿去吧。」此刻,他受不了賈法爾對王的過份關懷,一臉意料之內王一定會喝酒什麼的,還要在晚上把花蜜帶過去!



「呃?!」驚訝地看著馬斯魯路,疑惑著這人一向也不會這麼主動地在這種事上幫忙啊?不過也好,反正一整天也在工作,夜晚就好好休息一下。「那就拜託你了,文件的頭一頁是我對解決傳言的意見,橙花蜜也要請王好好服用喔。」



「一定。」馬斯魯路一邊肯定地答話,一邊接過賈法爾手上的東西。



王的寢室。



『叩叩』



「進來。」



馬斯魯路關上門,果然不出所料,王在喝酒,而且已經是半醉了。



「政務官要給你的文件,還有橙花蜜。」聽見這把意料之外的聲線的辛巴達從趴在桌上的姿勢換成抬頭坐正,也震驚得醒了醒眼。



「是你?」王死盯著馬斯魯路將橙花蜜擱在茶几上,又把文件放到桌上,然後站在自己跟前。



「你想見賈法爾?」因為光線不足,馬斯魯路的表情辛巴達看不清楚,也聽不出他的語氣。



「……原本他是想來跟我討論解決謠言的方法。」辛巴達顯得有點無奈,故意頓了頓,挑眉續道:「你可有什麼辦法?」



站著的人只是翻開文件第一頁說:「這就是賈法爾給你的建議。」



「我問的是你的意見!你知道解決方法嗎?!」擁有凌亂的紫色頭顱的人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吼叫道,他真的十分心痛這人竟然可以把自己和別人的關係傳得不三不四,又壞了國家的形象,這都是為了什麼啊?!



凜冽的沉默隨著空氣流動環繞在兩人的身旁,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辛巴達撥開了眼前的頭髮,慢慢冷靜下來,一步一步走近那個比他高的人。



「不要再散播謠言了,好嗎?」辛巴達看進馬斯魯路金黃色的眼睛,那原本是像陽光一樣伸手可及的暖和此時此刻他只覺得可望而不可及。



馬斯魯路同樣也看著辛巴達的瞳孔,緩緩地吐露:「王,你知道我的原因。」



辛巴達垂下頭,髮絲蓋過了姣好的臉孔。「我已經刻意避開了,還不夠嗎……?」



粗糙的大手撫上了臉頰,把對方的頭抬起來,又道:「遠遠不足夠,誰叫你是大家的王呢……」



涼風從窗外吹進來,拂過,但也比不上那手掌輕輕的摩擦著所帶來的舒適感。



「晚上的我,只屬於你,這樣子可以了吧?」辛巴達對自己的發言也感到驚愕,而更加沖擊心靈的是接著的緊抱。



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沉淪在這個男人的體溫呢?是漸漸形成的,或者是在一開始相遇的時候?……不過現在已經無關重要了……只要靜靜地聽著對方的心跳躍動,然後回抱。



「我接受。」馬斯魯路收緊了手的力度,把頭埋在長長的頭髮裡,沉重的呼吸搔癢著頸部。



「我想要獨佔你。」



辛巴達推開了對方至對望的距離,無意地瞪大了雙眼,他沒有想到會演變成這個情況,不是不想──只是有點突然、有點驚慌。



馬斯魯路有點尷尬地別過頭,又補上一句:「要是你不想也沒所謂……」



語音剛落,辛巴達就踮起腳尖,然後兩片唇瓣就觸動著雙方的神經,他們似是接收到什麼訊息般用力地吸取著對方口腔中的空氣。不知不覺間辛巴達閉上了眼,任由馬斯魯路脫去他身上的衣裳……光著上身後,激烈的吻還在,只是辛巴達的腳已經離地。



馬斯魯路把被抱起了的辛巴達放到偌大鬆軟的床上,由甘甜的嘴唇轉戰到耳垂、頸部、鎖骨,時而輕咬,時而細吮。



「等、等等……唔!」從辛巴達口中溢出了不成音的呻吟,寬闊胸膛上的凸出被吸吮著,他忍耐地咬住了唇,只因作為一國之君,不想在自己的臣子面前如此羞恥。



可是馬斯魯路的舌尖狡猾地摩擦著那敏感點,他斜眼欣賞著從來未見過的、只屬於他的泛紅臉容。而他另一隻手也沒閒著,開始隔著褲子撫弄著身下的人兒的分身。



「馬斯?!」儘管辛巴達以前有過與女人交歡的經驗,但是也沒有經歷過隔著細滑絲質的撫摸帶出的不一樣快感。在一陣摩擦帶給他的分身的變化後,馬斯魯路把辛巴達的最後一道防線也拿下來了,並溫柔地將他的雙腳分開。



馬斯魯路迅速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掉,用手支在辛巴達肩頭的兩旁,焦急的灼熱抵在外頭。「還未可以吧?」問完就直接伸手到旁邊茶几上的琉璃瓶,把手指沾滿橙花蜜,接著緩慢地擠進緊密的內裡。



「唔……」辛巴達不自覺地緊張起來,畢竟這樣的交合他是第一次經歷。



「辛,放鬆一點。」說完便輕啄了辛巴達的額頭一下。



「嗯……」



等到內壁可以放得下兩隻手指的時候,馬斯魯路把手退了出去。



「對不起,我等不下去……」說罷,一下把他的灼熱挺進去大半,撐開了那粉嫩柔軟的肉壁。



「不!……咽啊!」突如其來的刺痛感把咬住了的唇都開啟了,發出了迷惑人心的聲音,他的舉動都由感覺支配了。



辛巴達眼前只見到同樣專注地看著自己的粗獷面孔和堅定的目光。「等等!馬斯──!」但對方實在忍耐不下去,用力把整根沒入了。



「我喜歡你,我的王。」馬斯魯路抱住了對方的腰身,貼得很近很近,近到他可以看見對方沾上淚珠的睫毛。



「我也是。」手環住了眼前的人的頸,親暱地把額頭撞上了別人的。



二人的身體都被汗水覆蓋著,充滿慾望的地方發出淫穢的聲音,直到自身都被對方所滿足。



這一夜,他倆擁有一個甜蜜的晚上,身心都只有對方。



至於謠言這些突然顯得微小的事,要解決也變得容易多了,啊啊、應該是說我們的王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了。(笑)



THE END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清心直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