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12/08/01(水)   CATEGORY: 未分類
魔奇辛受合刊小說試閱
腳步聲──
吵鬧的人聲──

「是王嗎?怎麼會昏倒的?」

「回來了!但這是……?」

「好多血……快送去醫藥房!」

辛巴達意識非常清醒,可是身體卻像不受控制般無法移動分毫,只感覺到被人搬動中。

在搖晃的擔架上,手掌和胸前都有著黏稠的觸感,很是不舒服。

「王要先做檢查,其他人請先出去。」醫員們一見到王就把他移到病床上。

醫員將染上血的上衣拉了下來,原本以為會見到一道大傷口,不過發現──什麼也沒有!只見完好無缺的胸膛。幾位醫員也驚訝得很,身上的血從何來?接著檢查一下手臂,也沒有傷口……

「嗯……我沒事……」嘴唇微啟,辛巴達並不感覺到疼痛,身體大概也沒什麼事吧?

「王?你真的沒事嗎?」看來醫員不想事後被追究呢。

眼睛張開來,緩緩地眨幾下眼適應光暗,說:「沒事,不要讓人進來,我一個人休息就好了。」

『回來了啊……』用手遮住眼睛,按壓著額頭。『最後是發生了什麼事……?』

『該不會是……』

「哈哈……」他不禁笑了出來,所有的事都告一段落了,的確應該高興,但是為什麼眼角會流出一滴又一滴淚珠……

狼狽地抹去淚水,雖然知道大家都會很擔心自己,但是真的不想步出這個房間,身心都疲憊不堪。他拉過被子蓋著赤裸的上身,也管不了血跡斑斑,閉眼便睡。

在醫員的告誡下,沒有人敢進醫藥房的病房打擾王,直至深夜。

被子被掀起了一點。「連清潔也沒有啊。」

「的嗒的嗒」地擰乾熱水泡著的毛巾,開始在手臂上擦洗,很有耐性地拭去血塊。

「……馬斯?」

「王,我吵醒你了?」馬斯魯爾停下了手頭上的動作,問道。

「不,沒有……麻煩到你幫我清潔,身為王,我真是不好意思啊……」辛巴達眼角瞄到了一盆淡紅色的水,苦笑著。

「不是,我覺得……這樣才是我們的王。」馬斯魯爾走向水盆,背著他說。

「聽起來真糟糕啊。」辛巴達咬牙撐起上半身,剛好與轉過頭來的馬斯魯爾的視線對上了。「馬斯、你想知我在迷宮裡的事嗎?」

「嗯。」

接下來的半個夜晚,辛巴達把在迷宮內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訴給他知。

「後來……你認為裘達爾已經……?」馬斯魯爾把被染成粉紅色的毛巾掛在盆沿,像思考著什麼事一樣捂住了下巴。

「我不知道……以我身上的血量來說,你覺得呢?」辛巴達其實也不敢相信那個人已經永遠不會回來了。

「流了這麼多血,死了?」聽到這句話,辛巴達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是我下手的嗎?』這個問題在腦海中不斷浮現,可是在憶及那時的細節時,頭就痛得不得了。

不知道是否因為皮膚接觸到那些溫熱的液體的關係……總是覺得特別難受……「雖然我、我以往也有殺過其他人,但是這次的感覺不同……」辛巴達用掌心抵著額頭,彷彿用力壓就可以把清晰的思緒都壓回去。

「如果理性的說……裘達爾他是我們的敵人,他要是不存在的話,算是了一個心結。而你如此內疚也是無濟於事。」

「我知道理性來說是這樣……」那感性呢?他緊緊閉上雙眼,眉宇之間都擠出皺紋了。

馬斯魯爾盡量掩飾內心的感受,他將辛巴達的手拉開,目無表情地說:「王?你是不是要休息了?」

有點愕然地看著對方抓住自己的手,他呢喃了句「我想回寢室了」就下床站了起來。

馬斯魯爾沒有回應,只是拿出了收在床尾摺疊得當的披風,輕輕蓋著那背負著整個國家的裸露上身。

他倆走出醫藥房,往寢室方向走去。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清心直說. all rights reserved.